栏目导航
尊龙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手机:
QQ: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尊龙手 >
张国荣白蛇扮相29年后首曝光他和程蝶衣的经典至
发布日期:2021-01-13

  1月3日晚,化妆师宋小川在综艺节目中追忆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的幕后故事,并首次透露在电影拍摄结束后,张国荣希望再多尝试几套造型,并首度公开了张国荣的白蛇绝版扮相。画面中的张国荣满头珠花,戴着白蛇标准的配饰,显得柔美又英气,这也是自从《霸王别姬》1992年杀青后,暌违29年后后第一次面对观众。

  宋小川还晒出了《霸王别姬》的杀青照,张国荣依然画着浓浓的戏妆,腰间缠着红绳,和陈凯歌、张丰毅、顾长卫等一同出镜,俨然还沉浸在程蝶衣的状态里。

  对于这份尘封29年的往事,宋小川回忆,张国荣在片场每次都会早早贴上京剧的发片,把整个头皮都勒得紧绷,尤其是扮演杨贵妃时的头饰重达好几公斤,每次工作人员都心疼他,劝说在休息时把头饰先卸下,但都被张国荣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入了戏就不要卸妆,每次都是硬扛好8个小时,甚至更久。

  如今,张国荣已经故去17年,重听这些往事依然会感觉到程蝶衣人戏不分的疯魔绝对不是电影的魅力,而是张国荣本身就已经沉溺在这个人物里。

  程蝶衣和张国荣,他们是不是已经合二为一?这个话题曾经引领了一个时代的讨论。张国荣曾说:我不希望做程蝶衣,老实说,我比他幸福太多。

  他深爱这个角色,也被这种执拗而坦荡影响。1992年,张国荣在淡出歌坛后一年多后回归,接拍《阿飞正传》和《霸王别姬》。

  那一年,他被媒体调侃出尔反尔,但是他不再软弱,而是说:“一个人在某个阶段做了决定,到另一个阶段会有改变。”

  程蝶衣这个角色有个传闻,是指原本并不心仪张国荣出演,剧组最初是希望邀请尊龙出演,甚至还物色过蔡国庆,姜文还毛遂自荐过。只是尊龙无望出演后才找到了张国荣。

  对于这个说法,陈凯歌后来和郭德纲对聊中曾经揭秘,表示最初就是拟定张国荣出演,作为初出茅庐的新导演,他麻着胆子给对方说了两个半小时的剧情,甚至连成形的剧本都没有,张国荣听完面无表情,但是手却微微颤抖。

  听完,陈凯歌讲述的故事,张国荣说了一句“我就是那程蝶衣”,然后就拍板了。

  只是剧组的投资人横生枝节,有了寻找其他演员的想法,但是这些打算最终都发现并不如张国荣贴切,于是他再次造访。原本以为当时已经红遍亚洲的巨星会生气,结果张国荣见面就答应了邀请,敲定拍摄档期后就到了北京。

  张国荣就是程蝶衣,这是他给自己的设定,并不是人生经历相似,而是内心世界的共鸣,在演艺的路上都很纯粹。

  从来没有北京生活过,张国荣的口音和对京剧表演的把我都是他和程蝶衣之间的最大难题。但是为了角色,他在开机前提前在北京呆了六个月,不仅专门学习儿化音,还特意拜师学京剧表演。

  从揣摩京剧的台步、身段到眼神,这样的刻苦完全不像一个顶级巨星的派头,让陈凯歌和所有主创都讶异。

  张国荣的疯魔是完全沉浸式的体验了程蝶衣,剧组为他邀请张曼玲和刁丽两位京剧表演艺术家担任形体指导老师,两个行内人都被这个生手给镇住了。张国荣每天上午都会到北影厂练习四个小时,回酒店继续练。

  张曼玲曾经回忆,有一次看到张国荣压腿,史燕生问他为什么脸色绯红。他一直说没关系,继续练。

  后来,张曼玲才知道张国荣当时高烧近40度,依然还在练习压腿、水袖和兰花指,完全没有人知道他生病。

  但是他很自豪的是,陈凯歌担心他无法完成戏剧动作和表演备了两位专业替身,直到杀青时都没有用上。

  他曾在花絮里很谦虚地说:“京剧是一门高深的学问,银幕上我的表现我不敢说我拿到非常准确的表达,但是银幕上的共情度对于我来说已经非常不简单,我的确很努力了,但是下来的成功就是这样了。”

  张曼玲曾经回忆《霸王别姬》拍摄正值夏天,张国荣要穿着十几斤的行头在酷暑里表演,时常都快虚脱,但他只笑笑说“做艺哪能不辛苦”。

  《霸王别姬》剧组有个段子,影片里出演高力士的扮演者是一位名家,被誉为“梨园第一丑”。这个演员非常傲气,丝毫都看不上张国荣这个门外汉。

  结果一场戏下来,这个老演员开始问:“这个人学了几年戏?”当得知对方是几个月的临时学习后,颇为惊叹,认为对方是了不起的学戏之才,两人还成了莫逆之交。

  虽然张国荣一直都认为他和程蝶衣相似又不同,但所有人都认定他是程蝶衣,至少拍摄的那段时间人戏不分,在剧组的花絮里,张国荣抽着烟给童年的程蝶衣说戏,虽然在抽烟,可指尖一翘就有了精气神。

  张丰毅在多年后曾经打趣,在拍摄时所有人都躲着张国荣走,因为他就是程蝶衣,说话、行事的方式都如出一辙,非常柔美,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而回看杜琪峰电影里的张国荣却感慨这分明是两个人,这也是他们最为敬佩的一点。

  联想到近期的电视剧或表演类节目,戏剧类的题材依然不缺。孙坚饰演商细蕊,贴上发片之后说话不张嘴,这也引来李诚儒的开呛,认为其并没有拿捏到京剧的韵味,只是演了个形似。

  作为演员,应该揣摩到花旦类的角色在日积月累中养成的习惯,他说话的发声位置、他的形态都会有戏里的状态和韵味,而不应该是完全割裂的。

  演员和角色固然要分开,但是在一段表演里,尤其是表演的当时状态里应该是人戏合一的,这或许是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也是张国荣让张丰毅、巩俐都格外敬服的原因,因为他有演员最为重要的信念感。

  虽然如今白蛇的造型终于曝光,可叹的是,人间已无程蝶衣,贵圈也再无张国荣,但或许他们都给出了一种指引,要想被观众接纳并成为经典,扮相好看是皮,要足够的投入才是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d88尊龙新版手机客户端免费下载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cyndi